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莫奈:我的一生只做两件事,画画(装饰画)和爱你
2019-12-24
微信图片_20191224100524.jpg

  在他的世界,没有单纯的颜色,他的颜色是一种光。”他就是印象派大师—莫奈。

  装饰画


  2014年,印象派大师莫奈的作品来到了魔都展出,从开展当日开始每天排长队,两三个小时才能入场。一幅《睡莲》来到成都,展览未结束就已经吸引110万人次到场欣赏。在国内都如此,更别说莫奈的作品在全世界的受欢迎程度。

  而莫奈的一生又是怎么样的呢?

  莫奈的人生其实很简单。一件事:画画;一个人:卡米尔。眼睛瞎得几乎连画架都找不着了,还是要画画;卡米尔病重撒手人寰,余生还是爱她。

  和很多商人的孩子一样,莫奈有一个希望能够子承父业的父亲;但是和很多艺术家一样,他有一个支持他画画梦的母亲。而他们肯定不会想到,几百年后儿子的画作能够成为世界名画。

  也许是因为有个商人爸爸,莫奈不仅是个画装饰画天才,还挺会做生意。十几岁的时候,仅仅靠自学,他的木炭笔漫画就已经小有名气,一幅还能卖个十几二十法郎给自己当零花钱。

  莫奈在学校学着画画技法,天气好的时候可以跟好友去户外写生画画,莫奈的青春可以说是相当快活了,然而一切都终止于16岁母亲的离世。

  没了妈妈这*后一道防线,莫奈在爸爸身边呆不下去了,为了接着画画,他离开了学校和他的阿姨一起生活。

  但是没有人可以无拘无束地只考虑自己喜欢的事情,1861年,莫奈应征入伍,要求服役七年,交钱的话就可以免除兵役。

  莫奈的爸爸根本不差那几个钱,但是莫奈却表示:出去了我也不会回家做生意的,我要画画!爸爸一气之下,拒绝付钱,留莫奈自己在军队中生活。

  不知道是不幸还是万幸,入伍一年多莫奈就患上伤寒,阿姨于心不忍,跟莫奈约好,如果出去之后莫奈乖乖地把艺术学院的课程上完,就带领他回家。这样莫奈才免除了七年的兵役之苦。

  完成学业,进阶职业画家之后,莫奈才发现相对于画画这件令人身心愉快的事情而言,维持生计是一件多么现实的事。

  在十九世纪中旬的法国,画家想要出名和赚钱,*直接的途径就是在法国官方的艺术沙龙(后文简称沙龙)上展出作品。但是画家这么多,大多数的投稿都会遭到拒绝。但是才华横溢的莫奈,却凭借海上景色的画作成功跻身沙龙。

  彼时莫奈二十几岁,正值青春年少,在沙龙里尝到了成功的甜头,家里人也决定继续资助他画画,无忧无虑。甚至还因为一次画作,遇上了他这辈子*爱的女人——卡米尔。

  莫奈真的太爱卡米尔了。

  他画她在花园时歇息的景象,画她撑着阳伞回眸的姿态,画她在海边吹海风的情形,画她在一片红艳的花田旁刺绣的时候……唯有卡米尔,他怎么画都画不腻。

  他甚至不用把五官画得明明白白,大家都知道他画的肯定是卡米尔。哪怕是别的画家描绘莫奈和一位女士在一起的场景,这位女士也一定是卡米尔。

  生活稍有起色,马上跌落谷底,人事大起大落说的就是莫奈了。

  因为在沙龙小有成就,莫奈才决定创作大幅作品《花园里的女人》,没想到这次却遭到了沙龙的拒绝,家人闻此消息,也决定不再资助他。*绝望的是,这时候卡米尔怀孕了。

  凛冬降至。

  莫奈问朋友拿钱,又想办法卖画,四处找喜欢他作品的赞助商,日子依然过得很艰难,一家人甚至要抵押画作当房租,实在交不起了就半夜“潜逃”。孩子出生不久,他更因为无法维持生计尝试过自杀。

  但是莫奈的画作,始终阳光明媚,景色宜人。也许是自杀未果让他醒悟过来,毕竟无论是为了生计还是为了爱好,莫奈都必须继续画画,毕竟*爱的人就在身边。

  而他又*讨厌黑色,要画,就要画出*喜欢的光线和色彩,方法依然是抬着画架到户外去写生。写生着写生着,就“写”出了印象主义的技法真谛。

  虽然生活窘迫,但是穷人还是有穷人的玩法。带着儿子,莫奈和卡米尔到1870年6月才结婚,到诺曼底度蜜月。这也许是他们*甜美的一段时光,画画和爱妻是他幸福的*大来源。但是同年七月,普法战争就爆发了,一家三口逃到了伦敦。

  在生下第二个孩子之后,卡米尔的身体状况更是大滑坡,*后还确诊了子宫癌。在画下那副风姿绰约的《撑阳伞的女人与她的儿子》后仅仅四年,卡米尔便离开了人世。

  莫奈画了人生中第一幅,也是**一幅,黑暗而压抑的画作——《病榻上的卡米尔》。在这幅画的右下角,他在自己的签名上加了一个小小的心形,这也是他一生中,**一个这样的签名。

  莫奈和别的画家*大的区别,就是他不画事物“本身的颜色”,他只记录这件物品“反射出的色彩”,春夏秋冬,早中午晚,各有色彩,各不相同。一坨干草和一个荷塘,不是因为莫奈的名气变得价值连城,而是因为只有莫奈,能够看到那样的睡莲和草堆。

  只不过再也没有那个撑着阳伞的女子,在花田里为他久久地伫立。

  正如莫奈老了之后,在画那28幅鲁昂大教堂的时候才发现,经历了一生的波折后,要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是多么困难。如果人心如此复杂,余生除了画画,还有什么值得再花费心思。

  莫奈一直画到了患上白内障,几乎连画架都看不清,手都握不住画笔,要用绷带缠住的地步。他的葬礼上,他生前的好友,也是***第三共和国的总理克里蒙梭坚持要拿走他棺材上的黑布,换上了一块花布:“No black for Monet”。

  莫奈,不会有黑暗。
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
CONTACT 联系我们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艺加属于上海前图科技有限公司,有网站和APP,您可通过网站了解艺加,如需购买及定制,请下载APP、关注微信公众号。

咨询电话021-60835068

邮箱:reve.zhang@art-chat.com

地址:上海青浦华新镇华隆路1777号,e通世界商务区E305


关注微信公众号
下载手机APP